勤业医疗
关于我们
资讯分类
资讯分类

首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资讯 >

行业资讯

一次性钳子如果王强不撤诉要求赔偿

1970-01-01

  南方网讯 近日,北京房山法院受理了一起丈夫因不堪忍受妻子虐待,要求离婚的案件,在社会上引起轰动。当记者很快赶到房山采访时得知,原告方已经撤诉,原因是妻子已承认错误,并表示今后会好好过日子。

  提起家庭暴力的受害者,公众同情的目光不约而同就会聚焦在天然的弱者女人身上。一个堂堂七尺之躯的男人也会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,实在是很少见。他在家里到底遭受了怎样的苦难,以至于要把自己的妻子告上法庭?为什么又会很快的撤诉?在家庭暴力的背后,有着什么样的心理原因和性格原因?

  8月6日,当记者走近了这位丈夫和他的妻子以及他们的邻居后,翻开了一个男人在家中的受虐经历。

  原告王强(化名)在起诉书中称,1993年,41岁的他与已有两个子女的被告李花(化名)结婚,1996年搬到女方家房山居住。经过两人一番辛劳,一次性钳子盖起了8间砖瓦房,一次性钳子日子过得越来越好。

  不想,2000年7月王强突发脑血栓,丧失劳动能力。此后,夫妻双方分居。李花对他总是怒目相向,且经常打骂。2003年6月,一次性钳子王强再次被李花打出家门,自己到医院并报了警。病好后王强独自回了河北老家。对婚姻绝望的王强到法院起诉,要求解除与李花的婚姻关系。

  8月4日,王强突然向法院提出撤诉。原因是妻子已向他承认错误,并表示今后要好好待他。

  恐怕没人能想到,一个丈夫和妻子生活三年会没有夫妻生活。更让人意外的是,这期间惟一的一次夫妻生活,还是丈夫借钱向妻子“买”来的。

  8月6日下午,记者在房山法院见到了王强。王强跛着右脚,斜着身子一颠一颠地走进办公室。他个子不高,上身穿件白背心,裤子的膝盖处有好几个窟窿。同村的法律工作者老蔡陪着他。王强跟法官打了声招呼,坐在了办公桌旁的椅子上。法官问他是否愿意接受记者采访,王强点头说:“愿意愿意。”

  近两个小时的采访中,王强的左手一直半握着,眼睛大部分时间盯着办公桌前的法官。

  王强把头低下来沉默了一会儿,突然说,不怕别人笑话,她干活累我能理解她,可让我无法忍受的是为了10元钱,她才和我过了一次夫妻生活。王强的左手握成了拳头,眼睛有些湿润。

  王强缓和了一下情绪讲起了事情的经过:今年7月3日中午,王强向李花提出过一次夫妻生活,李花说:“拿钱来,起码要10块钱。”王强为了试探她是不是真的就为了钱,下午跑到乡亲家撒了个谎借了10元钱。当晚,李花和他过完了夫妻生活后,王强拿出了10块钱,李花二话没说把钱揣了起来,还说,当初就是听说他有几万元的财产才和他结婚的。听完李花说的话,伤心的王强回到了河北涿州的弟弟家中。

  2000年7月,王强突然得了脑血栓,右半身不遂,丧失了劳动能力,家里就靠李花一个人撑着,看病又欠下来8000多元的外债。李花有两个儿女,大儿子已经成家结婚,小女儿正读初中。

  王强患病以后,李花对王强的态度也开始急剧变化,大呼小喝不说,生活上也没有好好照顾过他,并且还在9月份提出了分居的要求,王强从北房搬到了东房,从此,连饭也是他一个人在东房吃。当时李花的理由是王强睡觉时打呼噜的声音太大,影响她的正常休息,如果休息不好第二天她就不能干活挣钱,也就没法养家更不用说供上学。自此,王强和李花不再有夫妻生活,每次王强向李花提出过夫妻生活时,李花都以干活太累不想这些事为由拒绝了他。

  去年腊月的一天,王强到乡亲家里串门,乡亲发现他在屋子里还浑身直打哆嗦,便问他穿棉裤没有,他撩起裤腿跟乡亲说,李花给他做的棉裤只有一条腿有棉花,还告诉他“凑合穿吧”。

  第二天,这个乡亲的妻子给他送来了棉花,王强多次请求李花把棉裤给他做上,可李花一直都说没时间做,后,王强只好向弟弟要钱买了一身棉衣熬过了冬天。至今,那只有一条腿有棉花的棉裤还放在家里。

  去年冬天的一个中午,李花撵王强出去串门,下午王强回来时发现,大门上锁,李花却没把钥匙留下来。王强一直等到了下午3点多,饿得实在扛不过去了,跑到乡亲家里说:“能不能把你们中午吃剩下的饭给我吃一口。”乡亲立刻给他做了两碗面条。

  事隔没几天,李花又把王强锁在了门外,王强饿到了5点多,他向乡亲借了钳子、锤子和改锥打算砸门,砸了半天也没能砸开。6点多,李花和回来时,并没发现门锁被王强砸过。“并没想真把门砸坏,就是想让她知道我不同意她这样对我,明知道我去串门还故意把钥匙带走,就是没把我放在眼里。”王强气愤地说。

  在王强患病前,李花从来没有和他吵过架,更不用说对他推推搡搡的。可就在今年6月27日的中午,李花扇了王强一个耳光后还把他从屋子里拖出去,王强的胳膊和肋骨撞到了铝合金的门框上,致使王强的右胳膊流血,肋骨挫伤。

  王强回忆道,那天早上,他拿着姐姐给的50元钱,去供销社买了一双鞋和一条短裤。中午,李花干完活回来看见后,以为他是卖了家里的东西才买的新鞋,就立刻大发脾气。吃饭时,只给他拿过来半张烙饼和小半碗菜汤说“凑合着吃”。王强说不够吃,李花一听就把饼扔到地上,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后回到了北房。王强越想越觉得自己冤,一步步挪到北房坐在椅子上对李花说:“你揍我吧,你打吧。”没想到,李花真的拽住了他的一条腿就往屋外拖。

  说到这儿时,王强还演示了一下李花是怎么拽他的。王强又说,他被李花从椅子上拖到地上,到了门边时,由于门是用铝合金做的,右胳膊一下卡在了门框上开始流血。

  李花没理会,一直把他拽到了外面,地上还留下一米多长被拖的痕迹,还对他拳打脚踢。王强实在受不了,大声地哭了起来,李花为了不让邻居听见还用手去捂他的嘴,后邻居还是听见了哭声赶了过来,李花这才住手。但她立刻跑出去了,对于王强胳膊上的伤口也没理会。

  过了几天,王强觉得肋骨很疼,到良乡医院一检查才知道,肋骨被李花打成了软骨挫伤。忍无可忍的王强报完警后找到了村里,希望村里能出面调解或者给他出个离婚证明,他实在忍受不了李花对他所做的一切,他要离婚。可村里却一直没有出面解决,王强这才回到了河北老家,在家里人的帮助下,向房山法院提交了起诉书。“宁可打光棍我也不要再和李花一起生活了。”王强说。

  7月4日,王强回到了住在河北涿州弟弟的家里,弟弟和姐姐给他在村里找了一个小土房,暂时安身。得知李花打骂王强还不和他过夫妻生活后,弟弟和姐姐都极力支持他离婚。

  李花接到法庭的传票后才意识到王强真要和自己离婚了,急忙找到村里的法律工作者老蔡,老蔡一边教育她,一边和李花来到了河北。几经周折终于找到了王强,开始王强不给李花开门,隔着门李花就哭了起来,并且承认自己过去那样对他都是因为家里困难,请求王强原谅并和她回去。

  王强一想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,就把门给她开了,并说:“我要真想和你离婚就不给你开门了。”由于王强的弟弟和姐姐看得比较紧,于是,在8月2日凌晨,王强偷偷地连夜从河北老家辗转回到了房山,并且撤回了起诉。

  当记者问他怎么看待李花对他的转变时,王强有些语无伦次地说,“我觉得他就是虐待我,长这么大,我父母都没打过我,村里人又调解不了,我只好到法院提出起诉要求离婚。其实还不想真的离婚,毕竟在形式上还是一个家,当时把我打成那样,我就特别伤心,但也只想让政府吓唬吓唬李花,教育她一下。”“现在想起来李花对你又打又骂,和你过夫妻生活还要钱,你恨她吗?”“一点都不恨,我也挺理解她的苦衷,整天干活确实很辛苦,我一直觉得自己生病后就成了她的包袱了,所以后来村里分了一些口粮田时,我还下地锄荒草去了,想为她分担一些。”王强说。

  王强讲述完了以后,在白法官记录的笔录上签了字。记者向他征求,能不能和他一起回家见见李花,王强开始有些犹豫地说,李花没有文化也说不出什么,后来还是同意带记者和白法官回家看看。

  从法庭出来,坐上王强来时坐的面包车,经过20多分钟的颠簸来到了王强的家中。白法官走进院子里,李花一边吃着桃子一边从屋里走出来,“我是法院的,和记者一起过来了解一下你和王强的婚姻生活,你一定要如实回答。”李花听说是法官来了,有些紧张,说话都有些结巴。“我们过得挺好的,真的挺好,没什么事。”眼前的李花皮肤黝黑,个子比王强高,身体也比较结实。

  来到北房,屋子里摆放着电视机和冰箱,桌子上放着一个装着熟玉米的小盆,记者坐到了李花旁边的椅子上,而王强则坐到了李花斜对面的椅子上。说起王强提到的几件事,李花把手里没有吃完的桃子放在桌子上,声音有些颤抖地说:“王强没生病前我很少干活,所以也就不太介意晚上王强打呼噜,王强生病后,家里家外的活都是我一个人干,王强一打呼噜我就休息不好,只能让他住在东房。”“去年冬天确实把王强锁在门外过两次,我觉得冬天路滑,怕王强摔着,再说他出去瞎跑,我就一赌气把他锁在了门外。”李花看着王强说。“我不是瞎跑,是出去帮别人说媳妇去了,还能赚200元呢,我还不是为了这个家,你明知道我出去还把钥匙带走。”一直低着头的王强抬起头小声说,李花瞪了他一眼,王强又不吱声了。

  对于向王强提出过一次夫妻生活要钱的事时,李花立刻承认是有这么回事。“每天干活特别累,根本没心思考虑别的事,结婚时他说有几万块的积蓄,家里欠了那么多债,一让他拿钱就说没有,我就想试探一下,看看他到底有没有钱,后来才知道,他给我的10元钱是向乡亲借的。我才确信他是真的没钱。”李花说。

  “我没打他,真的没打,他身上的伤是我抱他回东房时弄伤的,当时眼看着就1点了,我下午干活不能迟到,哪有时间给他把伤口包上。”李花矢口否认打过王强。

  记者临走时注意到了王强分居后住的东房,简陋的屋子里散发着霉味,土炕上堆满了干净的不干净的衣服。李花不断地说:“你们放心吧,以后我们一定好好过日子,不给大家添麻烦了。”“这几天挺好的,她也给我吃饱饭了,夫妻生活过的也很好,挺好的。”王强话语中流露出开心的神情。

  从事了多年法律工作的老蔡说,他对王强和李花两个人的事了解得比较多,从王强生病后,每次他们两个人有矛盾都是他来调解的。老蔡说,目前农村三四十岁的人离婚率很高,但并不是由于感情破裂,而是迫于经济压力,两人的夫妻生活很少,就像王强他们家,每年的年收入才2000多块,还欠了外债,李花的生活压力很大,她需要的是钱,而王强需要的是性生活,两个人每天想的不一样自然就产生了矛盾。农村经济不景气,哪有心思过夫妻生活,这是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。

  办理这个案子的白法官称,在他所办理的案子中很少遇到这种丈夫受虐提出离婚的案子,如果王强不撤诉要求赔偿,经法医鉴定,他身上的伤确是被李花打伤的,李花就要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。

  村里的小孟对记者说,过去只听说男人打女人,还是头一次听说女人打男人。李花实在是没有良心,就算家里穷点,也不能在王强生病后就开始打骂他,要没有王强她哪能住上大瓦房,王强就应该和他离婚。“李花现在说改,我看不可信,说不准哪天她气不顺就又把王强打了。王强撤诉那天,他姐姐是哭着回去的,实在心疼自己的弟弟。”小孟说。

 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系何其敏教授对社会学方面有一定的研究,她认为,王强和李花之间出现这种状况存在多方面的原因,二人开始的结合从某种程度来说,是一种经济上的结合,也就可能因为经济原因而分手。第二点,李花在年龄上处于更年期,精神状态不稳定。第三点,从婚姻本身来说,感情基础很重要,他们两人是半路夫妻,感情基础不是很牢靠,加上在社会过渡期间,人们重视物质的东西也是可以理解的。第四点,农村教育需要一个道德指向的引导,他们的心理状态比较薄弱,需要有人给予指导。

  全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马焱认为,王强生病以后,家庭重担都落在李花身上,李花的压力也挺大,所以她无法尽夫妻义务也是可以理解的。

  在家庭暴力上,如果受虐待的一方一度忍让,别人也没有什么办法帮助他。出现这样的现象,也说明社会知识系统还不健全,需要有精神安慰方面的热线来供他们咨询。根据研究所对十多个省的调查来看,男方遭受虐待的比例约占10%左右,城市中的比例比起农村相对较高,年龄上发生虐待的比例中二十多岁较少,大都集中在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身上。(编辑:祝乃娟)
以上信息由扬州市勤业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整理编辑,了解更多脐带夹,一次性钳子,医用盘子,一次性镊子信息请访问http://www.qinyeylqx.cn

关于我们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地址:江苏省扬州市头桥镇安帖村

手机:13912126466

电话:0514-87486773

手机:13805184634(石经理)

版权所有:扬州市勤业医疗器材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江苏瑞之捷科技有限公司   网站地图